我赞美爱情,却不相信爱情

【三日鹤】 弗朗明戈

原本只是想试着写鹤丸跳弗朗明戈的样子,写到最后干脆扩了一下,极短,不要考虑逻辑问题。有空了补成长篇也不一定。

鹤丸女装要素有,不适者请勿观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
表演要开始了。鹤丸挥动长裙打了个漂亮的裙花,又朝三日月吹了个口哨,随即准备迈开步子朝三日月转去。三日月微微一笑摆好了架势,等待着这只随时都会扑进怀中的染上红色的白鹤。跳女步的鹤丸身着最经典的红色无袖长裙,繁复如花般的肩带下露出两条纤白但不羸弱的臂膀。鹤丸的脸上没有弗朗明戈舞者应有的肃穆,眉间也没有紧皱,而是时不时的露出略显俏皮的笑容,但那下面又隐约藏着出一股认真,让人看了不禁一笑。

象征序幕的响板声与吉他同时响起,火一般热烈的裙裾随着肆意张扬的舞步张扬着,雪色的头发与皮肤也被映上一层火光,偶尔显现的白色脚踝则让整个人显得更有魅力。轻快激昂的音乐与旋转离合间,鹤丸肢体的动作看似轻浮,却透露着一股刚健,一种不容玷污的尊严,那是他的骄傲,也是三日月被他吸引的地方之一。

他与三日月的接触稍纵即离,但两人接触的地方好像都被火烧过,残留着对方的温度陡然升高,而两个人目光交合时所产生的火花,也足以引燃残留的理智与荷尔蒙,让两颗本就躁动的心随着汗水的洒下鼓动得更剧烈。

对于三日月来说,现在的鹤丸同当年引诱夏当与夏娃的禁果没什么两样,只要鹤丸愿意 ,他便会立刻毫不犹豫的把鹤丸拆吞入腹。于是他在下一秒的接触时拽住鹤丸,干脆而又直接地吻上鹤丸的嘴唇,鹤丸明显是被三日月的举动吓到了,如果不是三日月一直圈着他的腰,他早就一个趔趄跪在地上。不过很快,手臂推离的动作佯装几下后就缠上了三日月的脖颈,自己的唇舌在激昂的音乐下热烈回应着。

“我说三日月,你可真是吓到我了!”趁着喘气的机会,鹤丸低声笑着说道。“不过我喜欢,不知道一期他们是什么反应?这届的一年级新生可真是幸运啊。”

“鹤呀,这个时候念别的男人的名字我可是会吃醋的。”三日月眉眼弯弯,额头贴着鹤丸的,三厘米的身高差正好可以让他把鹤丸的神情一览无余,鹤丸还没喘过气,脸上残留着红色的余韵,一脸玩味的笑容和汗水不禁让三日月想起了某些限制级画面,三日月舔舔干涩的嘴角,又俯身吻了下去。

只不过台上的两人亲得如漆似胶,却是全然忘记了他们还正在给一年级新生进行社团表演这回事,来看表演的新生一个个呆若木鸡、兴奋不已,台下的熟人也是反应不一。

“诶,鹤哥与三日月哥还真是厉害啊!”坐在岩融脖子上看热闹的今剑一边咬着团子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,“好久没见他们当众放闪光弹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不愧是三日月!说吻就吻有志气!”岩融一边豪爽地笑着,不忘举起手中的手机拍上几张照片发给石切丸,而一旁的烛台切却是面如死灰,他一手搭上大俱利伽罗的肩膀,弯下腰用另一只手捂住胃不敢再看台上一眼,

“伽罗酱,你有没有见我的胃药,我突然有点胃疼……

大俱利伽罗别过脸,一脸冷漠,“不要问我……药在小贞那里。”

 “一期哥,辛苦你了。”药研推了下眼镜,有些同情地拍了拍自家兄长的肩膀,“这个明天肯定要上校报的吧,要帮忙的话我可以给鲶尾和骨喰说一声。”

一期一振不答,只是痛苦地用手捂住了眼睛,嘴里哀声不断:“啊,我早该想到的,这两个人,我早该想到的啊……”

不过,这本就是他们的舞台,这本就是弗朗明戈,又何须他们再控制自己的感情呢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如果要骂我请温柔点,谢谢。

2016-07-03
评论(9)
热度(20)
© 木蒅 | Powered by LOFTER